日韩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不卡|性色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|亚洲乱码中文欧美第一页|国产一级经典在线播放

    <tbody id="1nlvc"><div id="1nlvc"><td id="1nlvc"></td></div></tbody>

    <menuitem id="1nlvc"></menuitem>

  • <nobr id="1nlvc"></nobr>
  • 遠近東坡60丨東坡的三種行走之一:得意或失意的行走

    文章來源:

    發布時間:2023-08-28






    東坡的三種行走







    1.jpg

    編者按

    作為中國歷史上被貶時間最長,被貶路程最遠,被貶次數最多的詩人,蘇東坡走過的道路,到過的地方,看過的風景,有人間疾苦,有人間歡樂,也有人間煙火。

    一路風光,一路塵土,所有的路都不可思議地通向同一個地方——人生道路。

    蘇東坡一生,行走大半個中國,足跡遍及十八州,行程三萬多里,似乎永不停歇行走的腳步。

    如果他不在這里,也不在那里,就一定在路上,偶爾在一處停留,卻也期待下一次天地間的行走。


    2.jpg

    ▲ 瘦鬼(楊君偉)書法作品《過淮》

    3.jpg

    ▲ 田牛(代明友)國畫作品《麥老櫻桃熟》





    / 東坡的三種行走之一 /


    得意或失意的行走



    4.jpg


    對于古代讀書人,“讀”與“行”是人生必修的兩大課題。讀書是為明理,為科舉,為建功立業;行路是為增加見識,開闊眼界,了解更廣泛的現實社會。





    遠近東坡



    讀書是知,走路是行,讀書和走路相結合,才算真正的“知行合一”,是理論與實際的完美結合。很多時候,我們經常聽到“道理我都明白,但是就是做不到”這句話,知行合一是一種為人處世的態度,需要通過實踐去不斷地明理,至知,但這個過程往往是知易行難。

    在這點上,蘇東坡給我們做了一個很好的示范,首先他博覽群書,從未停止對知識的渴望,是為“知”。其次,他常常借由行走觀察和認知大宋現實社會生活,了解民生疾苦,是為“行”,并不斷在行走中形成自己的世界觀和價值,從而達到知行合一。

    蘇軾年紀輕輕就高中進士,一下子成為人們口中的“天才少年”,這算是他人生中最為得意的一段時光。但是好景不長,母親去世的消息傳來,“三蘇”倉皇離京返蜀奔喪。宋代有守孝的習俗,這一守就是三年,把最好的年華給耽誤了。

    5.jpg

    嘉祐四年(1059年)十月,蘇軾、蘇轍兄弟服喪之后,蘇洵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,舉家搬遷京城。當時王弗還有孕在身,自是不能把她留在蜀地,這個決定是為了兄弟二人的前程,也為了家人的幸福。他們由水路啟程,自故鄉眉州入嘉陵江,但見滔滔江水奔騰湍急,絕崖斷壁形如斧削,樂山大佛高聳入云。這里就是嘉州,也就是今天的樂山。蘇家在這里稍作休整后再次啟程,但蘇軾哪里顧得上休息,二十四歲的青年才俊佇立船頭,忍不住要抒發凌云壯志:“故鄉飄已遠,往意浩無邊?!?/span>這首《初發嘉州》是他對再次出發的體悟,江流兩岸,群山壁立,目之所及盡是美景,但他心中所思所想,是對大好前途的展望,還有對故鄉眉山的不舍,這也是他人生中第一首懷鄉詩。


    這是蘇軾第二次背井離鄉,第一次是為科舉考試,這次是為加官進位,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才華和抱負不止于眉山,需要到更廣闊的天地發光發亮,成就一番事業。面對大好山河,蘇軾胸中奔騰著浩瀚無垠,想要飛得更高、飛得更遠,急著為國家、為百姓多做一些什么。只是他還不知道,這一次出川之后,他就再也沒有回來的機會,而故鄉的山山水水,舊人舊事,都將成為他此生美好的記憶。他也不會想到,接下來等待他的并不是一帆風順的仕途,而是波濤洶涌的大風大浪。


    “游人出三峽,楚地盡平川”,出了險峻的三峽,到荊州時,眼前一下子豁然開朗。因近年關,又來到這么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城,蘇家人便在此停留數日,打算好好過個年再上路。閑不住的蘇軾趁此機會到處走走看看,拜祭了關公祠,登臨了古城墻,游覽了屈原故居,憑吊了章華臺,眺望了無邊楚地,生出了無限感慨,作《荊州十首》。他哭戰國,為抱石沉江的屈原而悲憤;他悲三國,為坐擁荊襄九郡卻徒有虛名的劉表而慨嘆;他哀農事,為百姓不事耕種而痛苦;他歌英雄,為“百年豪杰擾擾是魚蝦”……一個即將出仕的青年,想到了剛剛離開的家鄉眉山,想到了千里之外的汴京,看著身邊把酒言歡的父與弟,心中裝的盡是家國天下。


    直到正月初五,一行人才收拾行李,繼續往心之向往——汴京出發。途徑唐州時,見當地興修水利,大力推行農耕,使得戰后流離失所的難民有工可干、有飯可吃、有房可住,驚訝于這片大地上發生的變化,對時任太守的趙尚寬由衷佩服。蘇軾雖是匆匆過客,但在趙太守的感召下,生出了許多救世濟民之思,想馬上為天下蒼生做些什么,隨即作《新渠詩》五章,為趙太守免費當了形象代言人,公告天下快來這里安居樂業,只要肯努力就可以過上想要的生活。


    蘇軾和家人就這樣順江而下,他們沿途盤桓停留,欣賞名山大川,了解風土人情,瞻仰先賢遺跡。一路走,一路看,一路寫,三蘇父子難得快意詩酒,一不小心就寫出了一本《南行集》。蘇軾沒有忘記旅途中的所見所感所聞,為官之后的“哀民生之多艱”更甚。熙寧五年(1072年),蘇軾被派去杭州一個村鎮指導水利工程,實則是政府為了開掘運鹽河道,不顧秋收正忙的時節,征用大批農民修建運河。蘇軾作為父母官,見到百姓如此多艱,他憤而寫下“鹽事星火急,誰能恤農耕”;年底又趕赴湖州督導堤岸工程,對江浙一帶受雨災苦難的農民深切同情,有感寫下“賣牛納稅拆屋炊,慮淺不及明年饑”,抨擊虐政害民更甚于秋澇。


    當時,王安石新法正在全國范圍內逐步推行,一系列大刀闊斧的措施有利有弊,蘇軾一方面抨擊時政弊端,一方面哀嘆自己的無能為力。他掌控不了百姓的命運,也掌控不了自己的命運,失意來襲,幾多惆悵。


    這種失意的情緒在湖州被放大,去湖州出差視察水利的時候,老友孫覺在湖州做太守,兩人難得見面,暫且放下公務,飲酒暢談尋歡,就是不準談時事政事,“若對青山談世事,當須舉白便浮君”,既然無可奈何,不然暫時放下,寄情友人和山水。

    6.jpg


    元豐二年(1079年),蘇軾由知徐州移任湖州,順道拜訪了在南都(今河南商丘)的弟弟蘇轍,途中他想了很多對弟弟說的話,形之于《罷徐州往南京馬上走筆寄子由五首》,其四為:“前年過南京,麥老櫻桃熟。今來舊游處,櫻麥半黃綠。歲月如宿昔,人事幾反覆。青衫老從事,坐穩生髀肉。聯翩閱三守,迎送如轉轂。歸耕何時決,田舍我已卜?!?/span>說道自己前年到南都,麥老櫻桃熟,而今舊地重游,櫻桃和麥子已經半黃,再不久就成熟了。事物一如往常,人生反反復復,一方面感嘆時光荏苒,另一方面慨嘆官職卑微且仕途不順,一時有了出世歸隱的想法,還提議兄弟倆干脆回眉山老家,當個普通的農夫也不錯。


    同年,蘇軾過揚州,到平山堂,緬懷恩師歐陽修。平山堂是歐陽修知揚州時所建,這是蘇軾第三次經過平山堂,此時距恩師仙逝已八年,蘇軾也十年不見老仙翁,十年間南遷北調的動蕩生涯,讓他不忍感慨歲月蹉跎,彈指之間前半生就過去了,更覺“休言萬事轉頭空,未轉頭時皆夢”。


    不能得償所愿,總是事與愿違,似乎才是人生的常態。到湖州上任沒幾個月,北宋最大的文字獄“烏臺詩案”爆發,導火索是蘇軾寫的文章。文章本是蘇軾情感、精神的寄托,而這場變故活生生把他最賴以生存的生活方式遏制住了,百天牢獄之災,遙遙貶謫之路,誰不是人間惆悵客?渡淮河時,天寒地凍,生出了“黃州在何許,想象云夢澤”萬里投荒的悲哀;過關山時,梅花開得正好,但落紅時同樣讓人哀愁,還好路上“幸有清溪三百曲,不辭相送到黃州”。


   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,通過這一路沉重寡言的行走,蘇軾的情緒在黃州得到全面地釋放,他徹底打開了自己、打開了另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門,才逐漸成了那個豪放的蘇東坡。





    文字 | 酷瑪

    圖片 | 遠近、網絡

    設計 | 木子


    遠近文化部分圖片、音視頻來自互聯網,僅為傳播更多信息。文章所含圖片、音視頻版權歸原作者或媒體所有。

    地址:成都市金牛區迎賓大道8號

    TEL:028-87644816

    EMAIL:scyjwh@163.com

    掃一掃 關注我們

    © 2022-2030 版權所有 四川遠近文化 備案號:蜀ICP備11005816號-5 文網文:川網文[2019]

    <tbody id="1nlvc"><div id="1nlvc"><td id="1nlvc"></td></div></tbody>

    <menuitem id="1nlvc"></menuitem>

  • <nobr id="1nlvc"></nobr>